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台天地II

上海师大张会超档案博客之分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档案一张,习十年之学,任教于上海师大,闲暇之余,特设博客“兰台天地II”, 备份一下专业记录。

志摩日记引纷争 胡适书信平风波  

2013-05-25 21:22:58|  分类: 架阁库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1925年3月,正处于情感是非之议中的诗人徐志摩一方面为调适自己,另一方面也是心向往之,决定作一次欧洲游。临行前,他把自己的一只小皮箱郑重地托付给才女凌叔华保管,小皮箱里装的便是他的“私人档案”——日记、书信和诸多原始文稿。据台湾学者蔡登山推测:“最重要的有两本英文日记,那是1921与1922年间他(徐志摩)在英伦和林徽因相恋的日记,通称《康桥日记》。据林徽因给胡适的信,谈及还有《雪池时代日记》(按:那是1922年11月徐志摩回到北京,到景山西街雪池胡同苦追林徽因却不得的失恋日记)。”当时凌叔华收下小皮箱后,徐志摩手指箱子,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:“我出国后万一遇到意外回不来了,你可以用这箱子里的日记和文稿作材料,为我写传记或小说。”可见他对这些“私人档案”是很看重的,既然不便携带这只箱子赴欧,又不能随意寄放在国内,如果不托付给值得信赖的人妥善保管,心里便不踏实。

    徐志摩此番赴欧既没发生意外,凌叔华也未据这些“私人档案”写出传记或小说。而徐志摩平安从欧洲返回后,他并没有立刻从凌叔华处取回这批“私人档案”。不久后,徐志摩与陆小曼喜结连理,由于这批“私人档案”中有不便让陆小曼看到的内容,徐志摩似乎更不急于取回了。但因为小皮箱没有物归其主,也成了凌叔华的心事,后来凌叔华先是与丈夫陈西滢赴日,回国后又移家武昌,因见不着徐志摩,便经他人之手,将放有徐志摩“私人档案”的小皮箱物归原主,时间为1928年12月。但两年后徐志摩因要给沈从文看该小皮箱中的一些“私人档案”以作素材,便又将小皮箱托付给凌叔华保管。徐志摩去世后,胡适知道这只小皮箱中有徐志摩的“私人档案”,便向凌叔华询问,凌叔华就将小皮箱交给了胡适。但凌叔华没有想到,胡适却将小皮箱转交给了曾是徐志摩苦追对象的林徽因。于是围绕徐志摩的“私人档案”再起波澜,此番竟引出了凌叔华、林徽因这两位民国著名才女之间的一场恩怨。

    个中情况林徽因在收到这只小皮箱后,于1932年初致胡适的一封信中写道:“此箱偏偏又是当日志摩曾寄存她(凌叔华)的一个箱子,曾被她私开过的(此句话志摩曾亲语我。他自叔华老太太处取回箱时,亦大喊‘我锁的,如何开了,这是我最要紧的文件箱,如何无锁,怪事——’又‘太奇怪,许多东西不见了,missing’,旁有思成、Lilian Tailor及我三人)。”对此事件颇有研究的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桑农说:“凌叔华交与胡适的箱子,虽然还是1925年徐志摩托付给她的那只,里面的东西可能就不尽相同了。因为徐志摩取走过一段时间,他可能拿出一些东西,也可能放进一些新的东西。箱中有陆小曼的两册日记……而这两册初恋日记,肯定不是1925年3月10日徐志摩离京之前放进去的。”理由很简单,《小曼日记》的“第一篇日记开始于1925年3月11日”。与此同时,桑农还提及胡适何以会将徐志摩的小皮箱交给林徽因的原因:“因为徐志摩刚死不久,林徽因就跟他(胡适)谈到过《康桥日记》,说徐志摩曾有意将那个时期的日记给她收藏。据林徽因致胡适信中所说,徐志摩还对她说过有《雪池时代日记》,被陆小曼烧了。”现在林徽因提出要《康桥日记》,“胡适则把整个箱子都给她了,理由是让她帮着看看,编个目录,以便日后出版”。而此时,凌叔华也已有心想整理她手头徐志摩的信,并尽可能再多收集一些,由她编辑出版徐志摩信札之类的读物,因想到小皮箱中仍有徐志摩的书信,便在徐志摩追悼会后的第二天,即1931年12月7日前往林徽因家,想去征集徐志摩书信。但此时林徽因已发现小皮箱中的《康桥日记》被凌叔华留下了部分,为取回这部分《康桥日记》,林徽因让凌叔华取走了两册陆小曼的日记,并与凌叔华约定,第二天派人去她家取《康桥日记》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林徽因放心不下,便于上午亲自去了凌叔华家。她的预感没错,凌叔华果然不在,但给她留了封信,信中说:“昨遍找志摩日记不得,后检自己当年日记,乃知志摩交我仍三本:两小,一大。小者即在君处箱内,阅完放入的。大的一本(满写的)未阅完,想来在字画箱内(因友人物多,加意保全),因三四年中四方奔走,家中书物皆堆栈成山,甚少机缘重为整理,日间得闲细检一下,必可找出来阅。此两日内,人事烦扰,大约须此星期底才有空翻寻也。”林徽因觉得凌叔华的本意是不想把日记给她,但她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给凌叔华留下字条,说她迫切想读到日记中有关她的内容,希望凌叔华能体谅。后来凌叔华于12月14日将日记亲自送往林徽因家。恰巧那天林徽因也不在,于是凌叔华放下日记,同样给林徽因留了张字条。不料林徽因回家看了凌叔华送来的日记后,非常生气。因为她发现这日记与自己手头的徐志摩日记衔接不上,用林徽因的话说,凌叔华送来的日记的最后一句“计划很糟”“正巧断在(徐志摩)刚要遇到我的前一两日”,言外之意是这后面缺了一大段,被你凌叔华截留了。这时候林徽因不再找凌叔华理论,而是直接向胡适求助。于是就有了12月28日胡适写给凌叔华的信。信中说:“昨始知你送在徽因处的志摩日记只有半册,我想你一定是把那一册半留下作传记或小说材料了。但我细想,这个办法不很好,其中流弊正多。第一,材料分散,不便研究。第二,一人所藏成为私有秘宝,则余人所藏也有各成为私有秘宝的危险。第三,朋友之中会因此发生意见,实为最大不幸,决非死友所乐意。第四,你藏有此两册日记,一般朋友都知道。”最后胡适还不忘为对方着想,说:“请你把那两册日记交给我,我把这几册英文日记全付打字人打成三个副本,将来我可以把一份全的留给你做传记全材料。如此则一切遗留材料都有副本,不怕散失,不怕藏秘,做传记的人就容易了……”胡适的信写得委婉而中肯,既使人无法拒绝,又给人台阶下。凌叔华自然也就同意配合胡适了。而值得一提的是,胡适在这里不仅是在做“调解”,更在于他有意无意间指出了档案资源共享的话题。即使是“私人档案”,只要其存在社会价值,任何人把它截留下来,档案显然就不再完整了。那样一来,不仅是利用者的缺憾,也是有违那些建立“私人档案”者的初衷。所以,当林徽因明白了这一点后,她也在给胡适的长信中反省了自己的一些做法。今天我们回读当年围绕着徐志摩“私人档案”所发生的这些故事,多少也会从中体会到胡适那番话的分量。(陆其国)

    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3年5月23日 总第2460期 第三版

 

http://www.zgdazxw.com.cn/NewsView.asp?ID=22785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